超棒的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起點-第1592章 都這麼傲嬌彆扭嗎?鑒賞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池非迟有些意外,“你想加入杯户侦探事务所吗?”
“不,只是去看看环境,”越水七槻认真分析道,“我之前一直没有加入别的侦探事务所,委托人全靠熟人介绍,自由散漫惯了,也希望能够接到自己感兴趣的委托,而不是事务所去分布任务,不好既然到了东京,环境比较陌生,我想去看看东京的侦探们会怎么工作,也当拜访一下前辈们,结果……”
池非迟一脸平静地接过话道,“你去到杯户侦探事务所,发现在那里任职的侦探好像也没什么委托,一群大男人正在抽着烟打麻将,室内乌烟瘴气,麻将桌前的人大呼小叫。”
“是、是啊,我敲门进去之后,他们就停下来招待我,在知道我也是侦探后,也热情地问我要不要参观一下,”越水七槻神色带着一丝丝古怪,“可是我觉得太奇怪了,所以没有多留就告辞离开,不过,你怎么会知道他们……”
“毛利老师有空会带我过去打麻将,”池非迟道,“我跟龙他们都还算熟悉。”
“是、是吗……”越水七槻沉默了一下,好奇抬眼看着池非迟,“是因为毛利侦探事务所凑不够一桌麻将的人吗?”
池非迟也沉默了一下,点头道,“小兰和柯南有时候要去上学,而且就算他们不上学,小兰也不希望柯南老是跟我们一起打麻将,所以只是偶尔跟我们一起玩。”
“我还以为东京的侦探,会像影视剧里一样,在委托人上门时,双眼锐利地观察出对方的信息或者来意,认真严肃地记录委托人的委托内容,旁边有同事精神抖擞地带着案子卷宗路过,还会有人在旁边探讨某个最近发生的事件,”越水七槻感慨着自己之前的幻想,“至于像毛利先生这样一个人办案的名侦探,会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一脸深沉地喝着咖啡,低头研究着某个委托,旁边一定有一块黑板,上面沾满了写着委托思路便利贴。”
元婧 小說
“所以影视就只是影视而已,”池非迟毫不留情地揭东京侦探们的老底,尤其是自家老师,“毛利老师比较喜欢一脸深沉又凝重地坐在办公桌后看赌马直播,在记事板上写冲野洋子小姐未来几天的节目播出时间,毕竟侦探的委托确实不多,毛利老师还好,由于名气大,有时候会被邀请去当节目嘉宾,不过有时候也会接受一些熟人的委托,不收酬劳,帮忙调查。”
“现在看来是这样,所以我也不是很着急要加入事务所或者开事务所……”越水七槻说着,突然道,“对了,说到熟人委托,妃律师今天一早打电话过来,问我明天有没有空,她想请我吃顿便饭,她有个朋友遇到了一点小麻烦,想要找侦探帮忙调查,所以想顺便介绍给我认识,还有,她说过如果你有空的话,可以一起过去。”
“我明天有空。”池非迟道。
“我觉得……”越水七槻迟疑了一下,“是不是该跟毛利先生说一声啊?妃律师那里有委托,不是应该交给毛利先生吗?他们毕竟是夫妻……可是如果直说的话,我又担心毛利先生埋怨妃律师忘了他,害他们吵架。”
池非迟考虑了一下,“跟毛利老师说一声也好,你就说,因为是特别简单的委托,所以师母她才不想麻烦毛利老师,事实上,如果不是特别麻烦的事,师母她也拉不下面子去找毛利老师,不过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心、心理准备?”越水七槻紧张起来。
池非迟心里对越水凝重的表情表示满意,谁让越水之前跟他皮来着,居然用内脏火锅来吓唬他。
“比如说,‘那个女人怎么可能说出这种客气的话’、‘她怎么样才不关我的事’、‘要是那个女人用什么离奇的事件刁难你,你一定……’……”
……
下午两点半。
池非迟、越水七槻和毛利三人组在剧院门口碰面,准备去见毛利小五郎的委托人,顺便去看戏剧演出。
“不好意思啊,毛利先生,”越水七槻想到自己老是跟着蹭吃蹭玩,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又给您添麻烦了。”
“没事,”毛利小五郎一脸无所谓地摆摆手,往剧院里走,“反正委托人给了我五张票,小哀小鬼又不来,那张票不用就太浪费了嘛!”
越水七槻顺势跟毛利小五郎说了妃英理的事,就按池非迟说的,表示应该是委托太简单了,所以妃英理才不想麻烦毛利小五郎。
“哼……那个女人怎么可能这种客气的话,我看八成是想在外人面前遮掩一下她的无理取闹吧,”毛利小五郎一脸嫌弃,“而且这种事情你们不用跟我说,她怎么样才不关我的事呢!”
越水七槻:“……”
居然跟池先生说的差不多。
区别只是池先生猜测时语气冷漠,毛利先生语气嫌弃又不屑。
“爸爸,”毛利兰皱眉埋怨,“你怎么这么说啊。”
“难道不是吗?”毛利小五郎回了毛利兰一句,又转头一脸正气地对越水七槻道,“对了,要是那个女人用什么复杂离奇的事件刁难你,你一定要打电话给我,我好好教训她一顿,作为侦探前辈,我绝对不会放任不管的!”
毛利兰气得不轻,“爸爸,你真是的……”
越水七槻呆呆看着毛利小五郎。
她记得吃火锅的时候,池先生还解释过:
‘毛利老师这是希望你搞不定委托的时候,不要忘了求助他,他是担心事件太复杂,要是解决不了,师母在朋友那里说不定会难堪。’
就凭池先生能把毛利先生的反应、会说的话猜得这么准,她相信池先生的解读不会错。
嘶……这年头的夫妻都这么傲娇别扭吗?
重生之香妻怡人 小說
还是说,破案厉害的名侦探其实比较喜欢和女性这样?
池非迟见越水七槻用奇怪的目光瞥自己,低声问道,“怎么了?”
本宫很狂很低调 小说
“没、没什么。”越水七槻收回视线。
像‘你怎么样我才不管’这种话,她说不出口,而且池先生说不定会生气。
她总有种……下场会很惨的预感。
池先生生气的时候超凶,上次绿川库拉拉小姐出门时都能看出之前哭过。
……
到了演出厅门口,毛利小五郎跟一个年轻女人碰头打招呼。
女人穿着白色职业套裙,黑发盘了起来,只有刘海垂落,还戴着框架眼镜。
一品棄仙,廢材嫡女狂天下 小說
池非迟一看自家老师,嗯,果然老实不少。
由于演出快开场了,女人邀请一群人进去看演出,也会在结束后说明委托内容。
演出厅的观众席几乎坐满了人,在大门关上后,大厅里的光照也暗了下来。
在舞曲音乐奏响时,台上亮起一束束聚光灯,照亮一对对穿着宫廷服饰、结伴起舞的男女。
舞蹈没有持续太久,一个戴着猫头鹰面具、穿着灰黑色衣服的男人上前,跟另一个戴着白公鸡面具的男人对峙,两个人虽然没有说一句话,但用‘握拳身体前倾’、‘猛然扭开头’、‘甩披风离开’等动作,演出了两人之间存在矛盾的事。
再加上音乐由悠扬舒缓的舞曲,转变成有些激昂的伴奏,原先跳舞的男女也纷纷退避,让人感觉台上充斥着浓重的火药味。
随后,两人在各种场景不停使绊子,矛盾终于激化,开始一场刀剑相向的决战。
越发激昂的音乐中,两个人用西洋剑你来我往地打斗,脸上的面具虽然挡住了上半张脸,但坐在前排的话,还是能看出两人咬牙切齿,目光凶狠地盯着对方。
“Mask,也就是所谓的假面剧,是莎士比亚之前时代在英格兰流行的一种戏剧,”趁着两人打斗时,女委托人低声跟毛利小五郎介绍,“这次上演的戏剧是John Benson的《The Triumph Of Folly》,翻译过来的话,意思也就是‘愚蠢的胜利’。”
毛利小五郎干巴巴点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评价,转头看了看坐在旁边的自家徒弟,发现徒弟和其他人一样看得目不转睛,只能把视线投回舞台上,“话说回来,这还真是有震撼力呢。”
徒弟这次都不给他事先做功课预习了。
女委托人身旁的男人是剧团美术指导,闻言,不由自豪接过话,“为了达到效果,平常练习的时候,我们都是借真剑来练习的。”
“哎?”看演出的柯南惊讶转头。
舞台上,胜负决出。
戴着猫头鹰面具的男人把对手手里的剑挑飞,而戴白公鸡面具的人怔怔跪倒在地,摊开手似乎想说明什么,又把双手合拢身前,表示臣服,只是他迎来的还是毫不留情的一剑穿心。
在对手终于倒地之后,猫头鹰面具男笑了起来,一开始只是低下头、双肩耸动地笑,到之后仰天大笑起来。
“奇怪,台词呢?”
毛利小五郎这才发现演员都没有台词。
愚人之旅
“完全没有台词,”女委托人笑道,“也就是一种默剧。”
“原来如此。”毛利小五郎又把视线投回舞台上。
猫头鹰面具男在大笑中,退到了阳台边,身后亮起闪电。
整个舞台一黑,再次亮起时,站在栏杆前的猫头鹰面具男已经不见了。
“消失了!”毛利小五郎惊讶低呼。
“阳台的下面是一个升降台,”女委托人很耐心地解释,“是演员趁着灯光消失,自己跳下去的。”
音乐声突然变得恢宏起来,一个穿着华贵、头顶白色假发、脸上戴着公鸡面具的人步伐缓慢从容,走到舞台正中的王座上,在唯一的聚光灯下,倒了一杯红酒喝了起来。
“那个……”毛利小五郎问道,“这一幕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