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蜀漢之莊稼漢 ptt-第1053章 託付分享

蜀漢之莊稼漢
小說推薦蜀漢之莊稼漢蜀汉之庄稼汉
原本是想大概了解一下姜维此次的围剿情况,没想到竟是听到了邓艾的消息。
冯君侯就禁不住与姜维多说了一些话,直到关将军悄无声息地进来,以眼神示意。
冯君侯愣了一下,没有反应过来。
关将军的眼神落到姜维身上,眉头一皱,然后再无声地做了一个口型。
冯君侯这才一拍脑袋:
“看我这记性,伯约是丞相派出去的,回来自当是及时回报丞相,我竟是疏忽了这一点。”
他看了看外头的天色,“再晚一些时候,丞相怕是就要休息了,伯约不若趁着这个时候去见一见丞相?”
姜维闻言,连忙起身抱拳说道:“末将遵命。”
“走,我带你过去。”
“岂敢有劳君侯,君侯只要派人领末将过去即可。”
“无妨无妨,伯约剿灭的这支贼人,可算是关中最后一支魏贼,我正好也要向丞相请教关中时局的看法。”
看着冯君侯热情地拉着姜维向丞相休养的院子方向而去,关将军眉头微微一皱。
冯君侯自然看不到自己身后关将军的古怪神色,他领着姜维来到丞相屋子前求见。
丞相果然没有歇下,直接就让两人入内。
“末将姜维,拜见丞相。”
姜维一进屋,就立刻对着丞相行大礼。
“起来吧,又没有外人,没必要这般。”
丞相的目光在冯永和姜维两人身上,欣喜之色溢于言表。
“伯约何时归来?”
“禀丞相,刚刚回来,在见过君侯之后,就过来见丞相了。”
“好好好!”丞相连说了三声好,拍了拍榻边,高兴地说道,“过来,你们二人都过来。”
“诺。”
冯永与姜维两人走上前,一左一右分坐在榻前。
丞相看着二人,越看心里越是高兴,开口问道:
“伯约此行可还顺利?”
姜维连忙答道:“托丞相的福,此战末将歼贼数千,俘近万人。”
丞相看起来心情极好,略有些开玩笑地说道:
“我有什么福能让你托的?能歼贼人,那是因为你自己的本事。”
然后指了指冯永,“就如冯明文,他就从来不对我说这种话,他这一身本事,我可教不了。”
“丞相,你夸伯约就夸伯约,偏偏还要提我作甚?”
丞相爽朗一笑:“看到没有?他就不会跟我客气。”
姜维在冯君侯面前都有些拘束,何曾敢在丞相面前学冯君侯这般模样。
当下看着二人,脸上带着有些尴尬的笑容,下意识地扭了扭身子,似乎在椅子上有什么东西让他坐得不太舒服。
“丞相说笑了,末将何德何能,敢与君侯相比?”
“喛!”丞相摆了摆手,“论起镇抚朝野,供给军用,运筹帷幄,伯约你确实不如他多矣!”
“明文有识人之能,可驱将破敌,乃将将之才,但论起亲自领兵临阵对决,战于两军之间,他可是万不如你。”
然后他又指了指自己,叹息一声:
“可惜我已经老啦,若不然……”
冯永一听这话,连忙不顾失礼地截口道:
“光禄勋(向朗)已至古稀之年,犹不服老,仍在皇家学院给诸学子教学,丞相连耳顺之年都未至,何以言老?”
丞相不在意地笑笑:“向巨达(向朗,字巨达)生性豁达,不恋权势,今寄情于文学,潜心典籍,诱纳后进,吾岂能与之相比?”
他举起一只手,然后向下压了压,示意冯永不要再安慰自己。
“吾已至天命之年,还有什么看不开的?有一些话,吾一直想对你们说,只是苦于没有机会。现在趁着你二人都在,正好都说开了。”
“丞相请讲。”
朱郎才尽 小说
丞相看向姜维:
“伯约,你是第一个领军到达长安城下的,可我却没有让你攻城,反是派你去围堵贼人,你可知为何?”
“丞相是欲让我多立些功劳。”
丞相笑着摇了摇头:
“首入长安城的功劳难不成不比歼贼万余更大?”
姜维恭敬道:“末将有自知之明,知道那时未必能攻得下长安城。”
那个时候,长安城还有一部分魏兵防守,更重要的是,长安城外还有众多的深沟壁垒。
以姜维的兵力,而且又是从桥山远途而来,连个像样的辎重都没有,确实很难攻下长安。
直到后来,在得知丞相正领着大军赶来,长安城的魏兵,这才主动退出长安,走武关回荆州。
丞相目光中带着赞许,然后不知想起了什么,又是叹息一声:
“你能这般清醒,确实很难得。首入长安,乃是不世之功,若是换了别人,怕是早就迫不及待想办法进入长安城了。”
“更别说兵临长安城下,却被我派往他处,只怕心里多是会有怨气。”
姜维微微低下头,不语。
为什么他在冯君侯面前一直保持着小心谨慎?
就是因为他知道,即便丞相看重自己,但自己在军中资历实在是太浅了。
最重要的是,他有一个降将的身份。
若是自己第一个进入长安,那就意味着他把大汉军中的所有人都压着一头,到时候只怕是祸非福啊。
丞相似是看出了姜维的心思,拍了拍他的肩膀:
“伯约,你敏于军事,又有胆略,最重要的,是你年纪尚轻,以后还会有很多机会的。”
说着,丞相示意了一下冯永:
“事实上,我不过是让冯明文陪我入城而已,你且问他这些日子有多少军中老人不愿意服他?”
才刚把某位老长史搞下去的冯君侯眼神飘忽,不敢接话。
“明文尚且不能让那些老人心服,更何况是你?”
姜维低声道:“维非心蒙眼瞎之辈,又岂会不知丞相一片苦心?”
在那种情况下,除了丞相与冯君侯,谁敢第一个抢先进入长安城,以后只怕都会招人嫉恨。
“你能体谅,那自是最好不过。”丞相拍了拍姜维的肩膀,“我已经老啦!”
丞相,你方才已经说过一次了,不必再强调这么多次……
冯君侯的嘴唇动了动,但最终没有说话。
“吾这辈子,追随先帝,辅佐天子,只为兴复汉室,还于旧都。”
“今见旧都,然贼却未灭,凡事如是,难可逆见,吾唯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鄰座那孩子的秘密
丞相再看向冯永,“我怕是撑不了多少时日了,有朝一日但凡我不在了,天子定会召你入朝辅政。”
“你想要再像以前那样镇守一方,怕是不行的,亲自领兵上阵的机会,恐怕就会更少。”
“到时候你与伯约二人,一内一外,须要精诚协作,共辅天子兴复汉室,以祭拜先帝之灵。”
冯永与姜维默契地对视一眼,看懂了对方眼里的意思:
丞相这是,在托付后事?
姜维嘴唇哆嗦了一下,突然猛地站起来,行大礼于丞相榻前:
“丞相为兴复汉室鞠躬尽瘁,末将亦愿肝脑涂地,以继丞相之志!”
冯君侯当场就是一怔。
他定定地看着姜维,脸色颇有些复杂:
伯约,要不要这么激动?
再看看丞相一脸的欣慰,冯君侯嘴角一抽,缓缓地撩起衣袍,双手垫地,以额触手背,声情并茂地说道:
“永定会竭尽全力,灭贼平乱,复汉家威信,还天下清晏,保百姓安宁!王师平定中原日,永必不忘告祭诸位矢志兴复汉室的先贤。”
丞相伸出手,一手扶起一人,同时大笑:“好好好!”
“汝等二人,千万莫要忘记今日之言。”
“诺!”
看到丞相精神有些过于亢奋,冯永不由地担心道:
“丞相,今日你已经是耗费太多精力,不若暂且先歇息?”
似乎是了了一件心事,丞相一脸的放松,点头应道:
“吾确实有些累了,就依你之言。”
扶着丞相躺下,冯永与姜维两人退出屋外,在门口时又相互看了一眼。
“君侯,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姜维对着冯永拱手行了一礼。
冯永连忙还礼:“伯约客气了,相互请教,互相指教。”
虽然丞相并没有公开托付后事,但丞相后头肯定是要写密信给汉中的。
历史上的五丈原之后,因为杨仪与魏延相争,伤了不少元气。
而身为继承者的蒋琬费袆,能力不足以与丞相相比。
最重要的,是蜀汉国力太过孱弱,所以姜维在近二十年的时间里,最多只能领万人偏师,骚扰陇西。
冯永很清楚,在这个时间线上,他已经取代了蒋琬与费袆。
同时只要假以时日,大汉的战争潜力,迟早会超过魏吴两国。
大汉已经不是那个需要数着米粒下锅的蜀汉。
姜维在未来,也不是只能领偏师骚扰魏国刷存在感的将军。
他将不用再有任何顾忌,领着数万乃至十万精锐大军,为大汉统一天下。
亲手改变历史,改变历史人物的命运,让冯君侯不禁有些飘飘然。
看向姜维的目光就不免有些灼灼。
前来寻找冯君侯的关大将军,恰恰将这一幕全程看来眼里。
阵前生死都面不改色的关大将军,听到两人说着“相互指教”的话,凤目不禁瞪得圆溜!
再看到两人深情对视,关大将军的手已经下意识地按在了剑柄上。
简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前有张小四,后有姜伯约,世间对正室之恶,甚矣!
“君侯!”
一声低沉的声音打破了冯君侯对未来的畅想。
他转头看去,不禁大吃一惊:
“关将军,你的声音怎得变成这样?”
明明以前很清朗来着?
关将军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板着脸,肃容道:
“君侯,河东那边专门派人送了一个人过来。”
“河东?”冯君侯眉头一挑,“那边可是出了什么事?”
关将军摇头:“不知,我不认识来人,她只说要见你,其余的无论怎么问,都一概不答。”
河东此时不但是关中的屏障,而且还是并州与关中之间的战略要地,冯君侯得知河东来人,哪敢怠慢?
他对姜维说道:
“伯约,吾有要事需要处理,怕是不能陪你。”
姜维连忙道:“君侯请自便就是,维亦要回营去。”
两人话别后,冯永又步履匆匆地回到处理事务的院子。
谁料见到来人,他又是大为意外:
“你是何人?”
但见坐在厅内等候的,却是一个蒙着面纱的女子。
此女看到冯永进来,起身款款行了一礼:
“来人可是冯君侯?”
“我就是。你是谁?”
冯君侯疑惑地看着对方。
女子看了一眼守在门口的关将军。
“无妨,吾之事,无不可对关将军言,你尽管直说就是。”
女子闻言,犹豫了一下,这才低声道:
“君侯可还记得洛阳城绝品居的糜十一郎乎?”
冯君侯惊呼:“糜十一郎?!你是他派过来的?你竟是从洛阳而来?”
“正是。”
关将军目光一闪,再一次按住了剑柄。
如果记得没错,糜家郎君,似乎也是个美男子?
“我凭什么相信你?”冯君侯审视地看着对方,“先把你的面纱取下来。”
地下工作者,隐姓埋名,肩负重任,立下功劳,无人知晓。
但同时的,若是被敌人发觉,危害亦是极大。
由不得冯君侯不小心谨慎。
女子无奈,只得摘下面纱,露出一张颇有姿色的脸:“反魏复汉,八千女鬼乱天下。”
冯君侯这才点了点头,能说出“反魏复汉”的人,基本不会是魏贼派来的。
“糜十一郎让你带来了什么消息?”
“曹叡带病东迁许昌,以避大汉军威。”
“而且,”女子压低了声音,“曹叡到了许昌不久就死了。”
冯君侯顿时失声叫道:“什么?此话当真?”
司马懿虽然已经领兵退出了关中,但为了防止大汉继续向东,魏国在各个要道都布满了哨卡。
可以说,现在汉魏战火尚未完全停止,双方都在竭力封锁边境,以防细作传递消息。
反而是许昌往南几乎可以说得上是一马平川,没有太多的关卡,消息能更容易地传到吴国去。
“十有八九不假,因为曹叡离开洛阳时就已经病重,基本不会活得过这个冬日。”
她离开洛阳时,曹叡病死的消息还没传到洛阳。
这个消息,是糜十一郎不惜暴露隐秘渡口,也要派人追上她,让她带回来的。
“其实早两日,就已经有人在传言,说曹叡已死,只是消息太过杂乱,我在没有得到确切消息前,也不敢下定论。”
“如今看来,这个传言,应当就是真的了。”
掐指一算,曹叡至少比历史上早死了一年多的时间。
冯永再看向女子:“糜十一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