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道人賦-第二百九十五節 得脫熱推

道人賦
小說推薦道人賦道人赋
“什么!这闲云子居然能以肉身之力击退道域?难道他已经触及了那道门槛不成?不好——!”
白夜行心中方做此想,便见“轩辕重光”与他身外的百丈道域好似流星一般向下坠来,转瞬间便要砸在众妖修立身的岛屿之上。
“祖灵显化!白虎擎天!”
随着白夜行的一声断喝,其周身妖气猛然暴涨,一道数十丈高下的白虎虚影赫然显化于头顶,白虎虚影仰天咆哮一声,向着“轩辕重光”便扑击了过去!
也不知道是算计好了还是怎地,就在“轩辕重光”的百丈道域碰触护岛禁光的一刹那,那道白虎虚影正也自下而上撞了个正着。
“轰——!”的一声天地同颤!
原本能够抵御大能境修士数击的墨绿色禁光,瞬间就化作了好似琉璃般的碎片,碎片崩飞之际,大片的妖修喷血倒地,更有不少已经震死当场!
而那杆立在岛屿正中的妖幡也跟着灵光暗淡,“嗖!”的一下便钻回了白夜行的眉心,直把这位妖族大能的神魂搅得一阵翻腾,令其识海受创。
不过此刻的白夜行也顾不了许多,见几个族中子侄此时尽皆半死不活,不由得暗叹一声,周身妖纹闪动间,便要施展血遁之术,宁可修为大损,也要冲出陈景云所布法阵!
却是只在方才的一次交锋中,白夜行便已经知晓了那“轩辕重光”绝非自己可以抗衡,何况还有陈景云在高天之上含笑观望,根本就是没安好心。
凌天劍神
太平 客栈
重生田园之农医商 小说
岂料就在白夜行运使血脉秘术身化遁光之际,原本笑吟吟立在虚空中的陈景云忽地身形一动,之后一脚便踢在了“轩辕重光”撑起的道域之上。
“轩辕重光”方才借着与白虎虚影的对冲之力,此刻刚刚定住身形,却不意在陈景云这看似寻常的一踢之下,百丈道域立时好似蹴鞠一般,“嗡——!”的一下就横飞了出去!
道域呀!那可是大能境修者感悟天地至理,以自身道基显化而成,一旦施展出来便是本源相争,其威能绝不是旁人所能臆测。
而方才白夜行施展的白虎擎天之术,乃是东荒盘云山王脉的秘传法门,是借着祖灵之力对敌攻杀的一记秘法,且那白虎法相中还蕴着一丝庚金本源,这才能够冲击道域。
哪成想事情到了陈景云这里竟有了这般变数,一拍、一踢之间,居然能以肉身之力直击介于虚实之间的真修道域,而“轩辕重光”所运道域中的混沌侵蚀之力根本无法伤其分毫!
这也是白夜行急切逃遁的最大原因,若是陈景云真的已经触及了造化门径,他叱虎族之前的所有布置就都要推倒重来,相比于整个盘云山的利益,几个后辈的性命又算得了什么?
血色遁光既急且快,穿梭间激起刺耳的音波,陈景云所布的天罡法阵虽然玄奇,但也只是将白夜行的遁光阻了半个呼吸的功夫。
就在白夜行自以为快要逃出升天之际,却猛然感到了一股森寒的威压自身后袭来,运念一扫,不由得大惊失色,却是一团因为速度太快已经被虚空挤压到变形的混沌光团,正不偏不倚地向他撞来!
“闲云子!你这卑鄙小人!”心里狂吼一声,白夜行回身便将一口本源精血喷了出去,而后爆喝一声:“叱虎噬天!”
随着这一声喊出,大蓬血雾之中猛地传出一声虎啸,紧接着便有一颗狰狞的虎首凭空出现,那虎首见风就涨,刹那间已有百丈大小,巨口一张,径往道域光团噬去!
见白夜行施展的秘术不是“擎天”就是“噬天”,陈景云不由心生不屑,区区小妖也敢逆天?便是到了他如今的境界,冥冥天意之下也需小心行事,遑论旁人?
没想要了白夜行的性命,否则谁把消息递回?但也不能等闲放过,怎也要这妖族大能重伤才行。
他与舜易虽是做戏,但这宛若踢蹴鞠的一击可不是寻常大能境修士可以轻易抵挡的,没看白夜行见势不妙都喷了本源精血了么?
随着“噗——!”的一声响,噬天虎首吞不下“轩辕重光”的道域,因此只有被涨破这一种结局,而白夜行被道域光团的余威一激,居然一下子脱出了天罡法阵!
眼见着自家老祖身化血虹而去,岛上那些幸存的叱虎族修士尽皆面露不敢置信之色,特别是白夜行的几个嫡亲后辈,几乎个个目恣欲裂!
目送着血虹远去,舜易倏然收了道域,晃身来在陈景云身旁,哈哈笑道:“过过手瘾也就算了,怎么还把老哥我当成球踢?若不拿些好处出来,此番定不与你甘休!”
陈景云闻言也笑,稍稍活动了一下筋骨之后,言道:“也不知道白丛风在得知我已触及造化境门槛之后会是何种表情?想必不会外传。”
舜易道:“那个叱虎族的小子怕是巴不得北荒修士亦或魔族大能全被蒙在鼓里呢,自然不会外传,再有天梧山一系妖修的牵制,咱们闲云观倒是不必紧防着东边了。”
“老哥言之有理,不说这些了,方才老哥扮的着实辛苦,想必已是口渴难耐,且先喝些灵酒润润嗓子。”陈景云将指一弹,便将半坛子瑶华琼浆取了出来。
半空中的这般变故,可是把侥幸苟活下来的一众妖修看直了眼,明明方才还是生死仇敌,怎么转眼间变成了兄弟畅饮?
那名粟发老妪倒是个心思活泛的,陈景云与舜易的对话被她听在耳中,左右一想便已猜出了大概,“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凄声道:“我水属妖族绝无进犯天元故地之心,乞请闲云武尊饶了吾等蝼蚁性命!”
另外两个水族族老也已经想通了其中关节,便也伏地叩拜乞请活命,倒是剩下的叱虎族高手心知绝无活路,一心只求速死。
舜易长舒了一口酒气,见下方的聒噪的厉害,便将那件“皇极镇魂钟”往下一抛,呼吸间就把本就重伤的一众妖修震做齑粉,便连岛上那些山峰殿宇也都轰然倒塌。
此时穹顶之上依旧露着方圆数十里的一个黑窟窿,罡云翻涌间,风、雷二劫不断降下,仍旧一副神魔灭世的景象,三百里海域倒是浊浪渐歇,不似之前那般激涌沸腾。
见此情形,斜倚在轻云上的陈观主不由叹息一声,眉心处灵光一现,惊云刃便已破入穹顶,收风揽云之下,只半炷香的功夫,罡云之上便已复归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