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從今天開始做藩王 txt-第一千零四章 總結閲讀

從今天開始做藩王
小說推薦從今天開始做藩王从今天开始做藩王
“白尚,你这是在地上打滚了,怎么一身土。”
王府书房,赵煦奇怪地打量了一眼白尚,笑问。
刚才,他隐约听见王府外有将领们起哄的声音。
不久,白尚,霍安等人便到了。
“白将军这是被杨震将领收拾了了。”霍安幸灾乐祸。
白尚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随即冲霍安等将领说道,“你们一个个太不仗义,欺负狄英的又不是我一个,凭什么不踢你们屁股,竟踢我的。”
“哈哈哈,谁让你屁股肉多。”一个将领叫道。
众人再次哄笑起来。
赵煦摇了摇头,基本搞明白发生什么了,“行了,别闹了,还有你们,不要仗着中央军的身份欺负其他各军的将领,注意团结。”
“是,殿下。”将领们立刻立正,齐齐说了一声。
赵煦点点头,“既然都回来了,就好好休整一番,过个年,另外,战场打扫的如何了?”
雍州战役的规模还是很大的。
死的人很多,缴获也会多。
最重要的是,为了阻击北狄,他们在晋河南岸埋设了许多地雷。
嚶嚀客棧
这些地雷一部分被北狄士兵踩爆了。
还有一部分依旧在积雪之下。
为了避免这些地雷伤及百姓,定然是要清理出来的。
好在埋设这些地雷的时候,由于有积雪覆盖。
埋设地雷的时候,士兵可以在地雷附近设置标记,便于挖掘。
而他让白尚等将领回来便来王府。
一方面是为了见见他们,表彰一下。
一方面就是为了询问这些事。
“回殿下,雷区已经清理干净,北狄士兵的尸体也都焚烧掩埋,壕沟也都填上了。”白尚回道。
顿了下,他继续道,“另外,我们共计缴获了十六万只羊,九万头牛,战马五十二万匹,伤马四十二万匹,死去的战马也被搜集起来,让各军运回制作腊肉,以后给士兵们添一道菜。”
赵煦闻言,微微一喜。
这次北狄参与战争的战马至少达到了一百二十万只左右,数量庞大。
不过,这对于占据了整个草原的北狄人来说,其实还不是全部。
在当代十九世纪,据记载,即便是当时的日本也有一百七十万匹马。
北方草原蓄养二百万余万马匹轻轻松松。
此番战事,北狄基本上等于赔了一大半家底,让他们可谓斩获众多。
如此,这场仗他终究是没有赔本。
毕竟雍州之战,消耗的弹药粮草可不少,尤其是金属子弹,这可都是钱。
“当前马匹昂贵,这些战马倒是一大笔收入,除了给陈虎一些优良战马扩建枪骑兵,剩余的战马皆可出售。”赵煦道。
沉吟了一下,他又道,“到时候卖的钱,拿出三成奖赏给将士们。”
“多谢殿下。”白尚,霍安等人闻言,一喜。
货币改制之后,大颂一两银子相当于五百颂圆。
士兵们以前的军饷是三两,所以如今每月发一千五百颂圆。
而一匹战马价值三十两,也就是相当于一万五千颂圆。
即便是五十二万战马的三成也是很客观的数目了。
至少能让参与战事的士兵能拿到相当半年的饷银数量。
见将领们很高兴,赵煦微微点头。
打仗是脑袋挂在裤腰带上的事。
即便是当代的战争,上战场的士兵待遇也比后方的军队优厚。
这也是他屡屡犒赏作战军队的原因。
又问了一些雍州的杂物,赵煦让白尚等人回去了。
过了半旬,秦山,关通等将领从交州和云州回来,周毅等海军将领也到了。
他在无极宫议政殿召集了全军将领,对这一年的得失进行了汇总。
同时将明年的任务布置下去。
又隔了三日,他又召集了以刘福为首的文官,和军队一样总结得失,规划明年的事务。
吴敬梓 小说
其中重点自然是火力发电厂的事。
他给刘福,王崇等人定下了期限,让他们相互配合,必须在明年六月份通电。
与火力发电站一起,变电站的建设也要同时竣工,实现对燕城的供电。
对于这个日期,他不认为有多么苛刻。
因为这个时代的火力发电站不像当代一样精密复杂,可以说是简化版的。
如果让当代施工队来,只怕半年就能竣工了。
而他给了一年半的时间,可谓很充分了。
“白炽灯怎么样了,过年能批量生产吗?”说了火力发电厂的事,赵煦问王崇。
电力终究是能源,需要通过机械,器具体现其价值。
而照明自然是体现电力优势的用途之一。
所以,这段时间,他已让王崇将钨丝灯泡提上了日程。
当下,大颂有玻璃工业,也能提炼钨矿,制造钨丝,白炽灯的材料都具备。
而白炽灯的工艺也不复杂,主要是两个部分。
一个是灯泡,这个用模具吹制即可。
一个是底座,这个底座上有两根针一样的铜丝,中间连接钨丝。
之后,将灯泡底部加热与底座融合即可。
“回殿下,三月份差不多便可量产。”王崇回道。
赵煦点点头,如此通了电。
燕州便能实现电力照明了。
到时候,他不但要让千家万户亮起来,也会修建路灯,让燕城的街道亮起来。
让在燕城这座皇城如夜明珠一般,在黑夜中散发着光辉,令世人仰慕。
接着,赵煦又望向陈寿,问起铁甲舰的建造事宜。
这个月,最后一批风帆战舰下水了。
今后,大颂再也不会建造风帆战舰,第二向第二代战舰进发。
“如果顺利,明年四月份,第一艘铁甲舰便可下水。”陈寿道。
这首艘实验性质的铁甲舰建造一年时间了,明年四月份也接近一年半了。
赵煦缓缓点头,这个时间节点他能接受。
接着,他道:“风帆战舰空出来的船坞也都拿来建造铁甲舰吧。”
“是,殿下。”陈寿道。
赵煦随即又问了杨贺今年大颂的商贸情况。
当然,重点问的是外贸,内部贸易多还是少,不过是羊毛出羊身上,没必要多问。
得知与高丽和东瀛的顺差都在扩大,他露出满意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