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在海賊鎮守推進城一百年 起點-第兩百六十二章 牙生的果決熱推

我在海賊鎮守推進城一百年
小說推薦我在海賊鎮守推進城一百年我在海贼镇守推进城一百年
“你曾经是个勇敢的天龙人战士,但现在已经误入歧途,老夫很心痛,尼科,你竟然情愿去做恶魔族的炮灰。”牙生沙哑道。
躺在第一神将拳下,进气没有出气多的尼科苍老的脸上扯出一分笑容:“本就没有多少寿命了,与担任第一神将七百多年的您同归于尽……值了,呵呵……”
生命随笑声飘零。
第一神将直起腰身。
处在赫拉姆的封禁力场下,纯以身体对抗,仅仅半小时,牙生便击溃了前代天龙人第三神将,展现出了压倒性的力量!
冗实的肌肉上丝毫无损。
和老夫同归于尽?凭你?
看看含笑而逝的尼科,牙生眼神忽然虚眯了一下,心神一滞。
他抬起头,注意到极远处山包上有一个皮肤苍白不再隐藏的少年正持握电话虫说着什么,那嘴巴的动速,竟让他有些眼花缭乱。
那是谁?嘴为何会这么快?
不对……是我很慢?!
瞳孔猛然收缩,感觉到自己似乎上当、和尼科战斗了远不止半小时的牙生双脚瞬息踏碎大地。
流光射向远方的尼枚尔!
但就在相隔不到三公里时,牙生奔跑的双腿忽然一软,瞪大眼睛捂住腹部,半跪在地。
他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灰黄下去,气息变得颓靡起来!
明明冲破了赫拉姆的封禁范围能够使用能力和其它东西,牙生却发现自己的力量正在逐渐远去。
“这是……?!”
“还记得我吗?第一神将。”
尼枚尔从山包上跳下来,眼神下意识怯懦躲闪了一下,看着牙生的面孔,又迅速坚定起来。
有些东西,能战胜社恐。
比如:仇恨!
“你……”牙生捂着肚子缓慢站起:“时间系的能力?”
如果不遇江少陵
“看来你不记得我了。”尼枚尔轻喃:“那埃里哥哥呢?再给你提醒一下,713年前。”
埃里……牙生记得这个名字,那是赫拉姆最初的一批子女最初的魔子之一,很强的恶魔族嫡血。
那时的他还是费了一些时间才将埃里斩杀的。
不,不完全是斩杀的!
他看着尼枚尔,记了起来。
……
713年前。
“埃里哥哥!埃里哥哥!不能再打了,我不行了!你不能再打下去了!”恶魔族与天龙人的一处战场上,悲伤惨嚎格外显眼。
不过当时的牙生,只是随意、意外地瞥了一眼远处痛哭的那名皮肤白皙的少年,就不再关注,继续和眼前的白发恶魔族埃里厮杀。
埃里在掩护一支恶魔族撤退。
“尼枚尔,别哭!早晚会有这样一天的,带大家走!让母亲大人别为我伤心!”埃里发出这样的嘶喊后,从怀里摸出什么东西填进嘴里,力量仿佛更强了一分。
但人,也在肉眼可见地苍老!
在尼枚尔的痛哭中,一直与牙生战斗到恶魔族全部撤离,战斗到满脸褶皱虚弱,笑着被牙生击毙。
……
春秋戰雄
“我的时间系·慢慢血脉,不单能让我自己拥有漫长的寿命,能力所及,还能帮其它人长生,但前提是力量不断,在我能力下长生的人,也不能再使用太强的力量。”
尼枚尔将瓜皮扔在地上,沙哑道:“一旦全力战斗,冲破了我的能力范畴,那些被我减缓的时间就会以更快的速度反弹回去……
减缓的越多,反弹就越凶,这是我能力的最大弊端。当年的埃里哥哥,已经在我的能力下十几年时间了,本也可以一直这样下去,是你、是你们天龙人,逼他不得不再次现身战场,逼迫他为了掩护同族的撤离,不得不全力战斗!”
不止是埃里,还有玛蒂娜、德雷泽弗斯,还有很多人,尼枚尔想要和兄弟姐妹们一起长生下去,一起快乐地活下去,最终却只能看着他们一个个前去赴死!
他恨天龙人,恨能力不足的自己,所以才将自己封闭起来。
他不敢再结识新的朋友,不敢再用能力帮其他人续命,因为无一例外,被他续命者,都会在笑容中无畏地奔赴死亡,选择战死。
只剩他,孤零零。
善惡悖論
“你以为自己战斗了半小时,其实外界已经过去了一个月。”
“你的力量太强,反弹得就会更凶。在你走出母亲的封禁力场之时,我的能力会瞬间被你冲破,减缓的一个月时间在你身上反弹,起码走过了半年的时光。”
“相对于寿命来说,半年对你不算什么,但……半年时间没有吃东西,即使是你,也会饿吧?”
吃饭睡觉,人之常理。
致性別為蒙娜麗莎的你
哪怕身体王者再非人类,也终究有个穷极,一两月可以支撑,但当这个时间被拉伸到半年,饥饿感就会夺走他的一切!
牙生很饿,饿得想吃人。
他可以用颠倒果实将这股饥饿感颠倒为饱腹感,但改变不了他的力量流失,无法无中生有能量。
原来当年埃里填进嘴里的,只是单纯的高能量食物而已?
竟然有这种能力,大意了!
牙生深深地看了尼枚尔一眼,身形腾空而起,直奔星球护膜,却在中途,被一个恶魔族女人拦截。
“赫拉姆?!”
轰隆——
一声爆响中,蘑菇云升腾,牙生化作流光,砸穿了百里大地!
半跪在巨大的陨石坑中,牙生急促喘息,盯着对面降落下来的老对手,眼神晦暗不明。
“母亲大人。”尼枚尔则眼中含泪,闪身到赫拉姆身边。
“你做到了,尼枚尔,所有的仇恨,都会在今天讨回。”赫拉姆轻抚尼枚尔的脑袋,看向牙生。
“牙生,你我交手八百年,你是一个不错的对手,我很想光明正大地正面击败你,但为了族群,我实在说不出饶你一命这种话……
不过我听尼枚尔说,天龙星还隐藏着点燃五盏灯火的王者,给你一个机会,把他的信息告诉我,你可以拖延一些时间,等待增援。”
牙生眯眼看着赫拉姆。
八百年的老对手,自然熟悉彼此,赫拉姆敢这样说,就意味着半小时内,绝不会有增援赶到。
何况即使有增援,自己现在的状态,也会变成拖累,死更多人!
“哼……吃定老夫了吗?”
“蟊虫玩偶,也想翻身?!”
噗——
鲜血喷涌,牙生右手一抓,直接将自己的左臂摘落!
重重撕咬一口,他盯着面露凝色的赫拉姆和瞳孔扩张的尼枚尔。
“吓到你了吗?!小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