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第一千七百九十七章 藍染推薦

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
小說推薦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
“你想做什么?”这边的蓝染还没说什么,旁边的京乐春水已经有些忍不住了,“难道你的意思是想要劫走这个重刑犯吗?”
“呃……说真的整个瀞灵廷都快毁了你还在那边装的人五人六的有意思吗?”林顿看了看这边的京乐春水,“眼神中清晰可见的厌恶感呢,一直在找这种公报私仇的机会真实辛苦你了。”
“我可……不是在厌恶你呢。”这边的京乐春水慢慢地抽出斩魄刀说道。
“那就是在厌恶自己?”林顿摊手,“随便拉,反正我也没当回事。”
正说着呢,这边的京乐春水居然慢慢地从自己坐着的轮椅上站了起来,一只包裹在下半身的布落下,很明显他的双腿不仅还在,好像根本也没什么问题的感觉。
看到这个情况,旁边的执行队成员一脸惊讶的看向京乐春水,因为他们可是中央四十六室的部队,而中央四十六室这边得到的情报都是京乐春水被旅祸林顿砍伤,无法治愈,终身残疾,然而这货现在居然站起来了?甚至瞒着中央四十六室?
“我可是……一直在等待这个机会。”京乐春水开口说道。
“呃……实在是没搞懂你装瘸子的理由。”林顿说道。
“不是装,那是……失败者的烙印。”京乐春水说道,“只是今天……这个烙印,已经不需要了。”
“明白了明白了,就是不报仇就死的意思是吗。”林顿点头道,“不过我确实是没空陪你玩啊。”
“我保证,会马上结束的。”京乐春水说道。
“哦,不错的风景呢,充满恨意的刀刃,就像是悬崖上的花朵一般美丽。”旁边的蓝染微笑着说道。
“你这边还看上戏了?”林顿说道。
風月不相關 小說
“不,只是许久未见,有必要重新确定一下你的水平。”蓝染说道。
“所以果然你这边也想找机会报仇呢是吧。”林顿说道。
“撒……谁知道呢。”蓝染说道。
“那就……非常抱歉了。非要说个强度的话,现在的我可是比上次见面的时候强上几百倍吧。”林顿说道,这道也不是随口乱说的,上次来的时候自己还不是赛亚人呢。那超级赛亚人一阶就比常态的时候战斗力增强50倍,超二再翻2倍,超三……总之林顿说几百倍都是谦虚了说的。
蓝染皱了皱眉:“虽然听上去像是在开玩笑,但是由你说出来的话……说不定有些可能。”
“没有必要对手下败将撒这样的谎对吧。”林顿摊手。
“倒是……非常的有说服力呢。”蓝染点点头,“不过即便我我相信的话,这边的京乐队长看上去也不像是想要放弃的感觉呢。
确实林顿和蓝染聊天的时候,这边的京乐春水明显也没打算等他们慢慢聊,双手握住斩魄刀,直接往两边一拉:“花风絮乱,花神啼鸣,天风繁乱,天魔嗤笑,花天狂骨。”
“不用再从试探开始吧,你这边不管是始解还是卍解的我不是都吃过一遍了。”林顿说道。
“破道之七十八.斩华轮。”京乐春水没有理会林顿的话,依旧是走着自己的节奏。伴随着吟唱,两把刀朝着两边一拉,一道光轮一般的剑刃直接袭向面前的林顿。
对方敢这么有自信的朝着林顿这边看过来,估计是比几年前进步很多了吧。不过说实在的林顿根本就已经忘记之前和京乐春水交手的时候对方的鬼道啊,剑技啊到底是个什么水平的了,如果自己还是几年前的水准的话,京乐春水的斩击应该会对自己造成一些伤害,不然对方干嘛出手,可是问题是现在自己的强度,真不是这帮人能想象的到的。
“抱歉,之前说了,没空陪你玩。”林顿面对袭来的光轮剑刃,依旧是淡定的说道,“那边好多人头等着我收呢,不然友哈巴赫又要抢我的人头了,所以……”
一边说着,林顿一边一抬手,手心面对飞来的剑刃,接触的瞬间,林顿的手心光芒一闪:“气功弹……”
“砰”的一声巨响,巨大的光芒直接将林顿前方的整个街道完全吞没。被林顿一直拎在手里的莉托托近距离的看到了全过程。她只看到林顿另一只手光芒一闪,然后前方完全就被光芒给覆盖了,下一秒她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前方所有能看到的一切已经完全消失了。
街道完全消失,地面也被完全掀飞,至于刚刚在面前的那只执法队,当然也是完全找不到了。当然消失的人里面,也包括刚刚动手的京乐春水。
不……还是有人在的。莉托托惊讶的看着前方一个人影慢慢地推开自己身上的土,从地上爬了起来,不过那个人并不是京乐春水,而是刚刚坐在椅子上的蓝染。
莉托托自然也是认识蓝染的,之前说过星十字骑士团标记了几个特级战力,一开始是五个人,分别是黑崎一护、更木剑八、兵主部一兵卫、浦原喜助以及蓝染惣右介。至于林顿是之后才加的,上次入侵之后的事情。
不仅知道蓝染,之前蓝染做的那些事情,莉托托也是了解过的,对方的实力,她大概也知道一些。只是面前有些狼狈的从地上爬起的人,让莉托托这边一时有些对不上号,同样是特级战力,她总觉得林顿这个特级,好像和其他几个不太一样。
“呼……真是……意想不到的欢迎仪式呢。”蓝染这边掸了掸身上的灰尘,“不管怎么样,替我破坏那张讨人厌的椅子的事情,我必须好好感谢你。”
“总之,可以开始干活了吗?”林顿说道。
“还真是……不客气呢。”蓝染往前走了两步,“刚刚的攻击,之前倒是没见过,也不是这个世界的力量对吧。”
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没错。”林顿点头道。手上的莉托托倒是往林顿这边看了一眼,不是这个世界的力量?什么意思?当然她虽然惊讶,也是没开口问,毕竟现在自己的情况明显也没提问的资格。
“那么,你用了几层力?”蓝染问道。
“呃……百分之一之类吧……”林顿随口说道,“你就理解为平A就行了,我知道你有挺多问题的,但是我现在赶时间,赶紧先找找周围有那个要刺杀你的灭却师的灵压没。你的问题,一会儿有空我会回答的。”
“刚刚倒是没在,但是现在的话,已经朝着这边过来了。”蓝染开口说道,“估计是看到这边的动静来看看情况的,应该是你要找的那个灭却师吧。”
“所以刚刚你坐在椅子上的时候也是能感知到的嘛。”林顿说道。
“稍微用点力的话。”蓝染说道,“也是在你的提醒下,我才会注意到的,毕竟那种状况下,我可没办法一直保持灵压感知的状态,之前确实没有搜索到那股灵压。”
“信你了,信你了,人在哪儿。”林顿说道。
“你要活的还是死的?”蓝染突然问道。
“呃……死的也行,尸体给我。“林顿说道。
“嗯……”蓝染点头,然后“唰”的一个瞬步一瞬间消失在了林顿的面前。这家伙倒还是那么的变态,林顿这边勉强还是能看清楚对方的行动的,但是在莉托托的眼里基本上就是瞬间消失的那种情况。
“他……”莉托托这边刚想要说什么,下一秒,蓝染再次回到了原地,不注意的话甚至都不会感觉到他离开过。不过这一个晃身的瞬间,蓝染的手上已经多了一个人头,刚刚被切下来还在滴血的那种。
“你找的应该是他吧。”蓝染将对方的头递给林顿,这是个带着奇怪的大豪眼镜,竖着好像很会打牌的发行的黑人,对方的表情则是一副死不瞑目的脸,好像还在惊讶中,就被蓝染一刀砍下了头。
“他就是纳纳纳.纳贾库普,圣文字是U,我并不知道他的具体能力,但是你也不想知道对吧。”手上的莉托托说道。
“这名字怎么和闹着玩似的。”林顿一边说着一边上传贵重品,果然这货应该是没被圣别,还是保留了自己的能力,但是分数并不是很多,仅仅31万。
“OK,再次搞定一个。”上传完毕,林顿也是把手里的头一扔,拿出记事本,再次划掉一个名字。
看着扔掉头颅的林顿,蓝染再次皱了皱眉,然后说道:“果然还是在收集什么吗?只不过这次不是斩魄刀,而是这些灭却师吗?”
“我们日番谷家有句箴言,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林顿说道,“我到不是担心你泄密之类的,就是解释起来太麻烦,所以直接把提出问题的人砍死会比较方便你懂吗?”
蓝染轻笑了一下,然后直接从林顿的手里拿起他的记事本看了看:“剩下的还有不少,这边的三角形是什么意思?”
“是被圣别的,不怎么值钱。”林顿也不管对方听不听得懂,随口说道。
“那么……”蓝染的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然后看向天空的位置,“好像……已经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