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討論-第1670章٩(*Ӧ)و熊孩子和魚人島(二)看書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小說推薦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哥亚王国,这是个远离喧嚣尘世,如同‘一尘不染’的明镜,被誉为东海最美丽且同时还将不必要的事物完美排除在外,不参与世界争霸和政治的国家,它完全称得上是世界上‘隔离社会’的最成功典范!
顶上战争战结束之后,卡普便回到故乡风车村,回到了这个哥亚王国里进行着休假,并过了好一段时间舒心惬意的日子。
直到某个在他看来十分碍眼和讨人嫌的家伙,也就是那个戴着一副青蛙眼镜,下巴的长胡子绑成难看的麻花状,头上的军帽上还有着一只展翅海鸥的海军帽的战国元帅亲自找上门来为止。
“噢?”
“战国,你来了?”
沉默的香腸 小說
“嗯!”
“我来了……”
“坐吧?”
“想喝点什么?不过先声明,我这里就只有茶,点心什么的,早被我刚刚吃光了。”
看着来人,看着那个海军的最高统帅,蒙奇·D·卡普咧了咧嘴,最后还是板着脸假意寒暄了两句并邀请着对方坐下。
“呵……”
“不用,我站着就行,这里风景挺好的。”
“我先看看?”
先是深深地看了看卡普一眼,最后,战国元帅就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背着手上前两步,站在卡普的座位前眺望前方,看着前边的那美丽的小岛、一座座转动着的风车以及远处的海洋景色微微感叹着。
“看?”
“行吧!”
“都随你!”
不用对方点明说卡普也知道这里的风景好,毕竟,这里可是哥亚王国的风车村,是路飞和艾斯他们从小长大的地方,风景什么的,当然比一般的城市或者那个现在仍旧破破烂烂的马林梵多要强多了。
“呼!”
“空气很好,你可真是悠闲啊,卡普……”
看了一会风景,呼吸着那来自大自然的清新空气,在这个没有工业和远离尘世喧嚣的地方这么站上一会,战国都有点儿恍惚了,并直言羡慕卡普现在的生活。
“我想……”
“能在这种地方度假,一定会很舒服,对吧?”
“看得我都开始有些嫉妒你了呢!”
自然,战国嘴上说的嫉妒,到底是真的嫉妒亦或仅仅只是客套话而已,恐怕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嫉妒也没用!”
“这可是你亲自批准的,我已经半退休了!”
“现在的我,就不过是一个教新兵的糟老头子而已,不会再像以前那么多事情缠身了!”
“还有,在正式去新兵营上任之前,我可是还有一段不短的假期呢。”
卡普得意地说着道。
事实上,不仅仅是上任之前,即便是上任之后,他也能干三天休四天,而且工资待遇和福利什么的就还是和以前看齐,退休后的退休金还能根据履历再涨一大截,以后的小日子肯定会非常滋润,跟普通人的那种九九七奴隶一般的生活,退休后连退休金都不一定能有的情况可大不一样!
“你别嫉妒,嫉妒也没用!”
“这是我应得的。”
顶上战争结束后的一段时间,卡普曾多次提出想要彻底辞去中将的职位,毕竟他的儿子是革命军的领袖,两个孙子又是大海贼兼顶上战争的重要参与者,他实在是没有什么脸继续在海军里待下去了。
但可惜,他的辞职并没有被批准,而眼前的战国元帅当时也是极力地挽留了他,还说什么都不肯在他的辞职报告里签字。
最后没办法,卡普想了想,觉得那些人可能是不放心自己,也更怕自己会彻底倒向孙子或者儿子一边什么的,所以,最终他便没有太过于坚持,而是同意了海军本部提出的另一个建议,让他继续保留中将军衔,转到海军的新兵营中担任新兵教练,负责锻炼海军的新生代。
“是吗?”
“不过我也很快就能跟你一样过上这种惬意的日子了,也许咱们以后可以一起下下棋、喝喝茶?”
“唔?”
“为什么?你不干元帅了?”
“是的!”
“我上周请辞了,虽然现在没有批准下来,但是已经在走流程了,是空首肯了的。”
点点头,战国如此这般说道。
“噢…….”
“原来是空啊?”
卡普哦了一声并微微皱了皱眉,但最后还是没有说什么。
他当然知道‘空’是谁,那家伙人称‘钢骨’,是战国之前的前任海军本部元帅,现任世界政府全军总帅,是海军元帅的顶头上司,同时也陆军以及世界政府所有官方武装力量、科学部队和情报机构的总指挥官。
“然后呢?”
“你不干海军元帅的话,以后打算做什么,是直接退休吗?”
卡普有些奇怪地继续问道。
“退休啊……”
“我倒是想,不过空那家伙只怕不会允许。”
摇了摇头,继续看着远处的风景,战国也不管身后的卡普是什么表情,只是接着继续往下说了起来:
“虽然我说明了说明海军不需要过时的人物领导,毕竟顶上战争你也知道,我们海军的损失太大了,世界政府受到的打击也很大,那总是需要一个人去背锅的,确实没有人比我更合适的了。”
“最后,空接纳了我的请辞,但仍极力挽留我,所以,和你一样,我最后的结果还是要留在海军并负责培训新人。”
“想起来,那可真是讽刺呢!”
说完,转头过来看了看卡普,看到卡普的面上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种幸灾乐祸后,他也不由得一愣,但是最终还是没有多说什么,反倒是一脸轻松地走了回来,来到了卡普身边空着的那张椅子上坐下。
“这样啊?”
“那你现在是什么职位?”
拿起杯子里的热茶喝了一口,卡普才转头幽幽地问道。
“暂时还不知道……”
“不过,我想应该会是海军本部大督查吧?”
“管新兵的那种。”
摘下海鸥的帽子,露出了那头爆炸头发的战国如此这般说着。
“大督查?”
“也是!”
“你毕竟是元帅,即便是背黑锅退下来,也总是需要安排一个合适的位置的。”
咂咂嘴,卡普轻轻放下了手里茶水,有些不置可否,毕竟,他也从没有想过自己这个中将能去跟对方元帅比,对方即便是背黑锅,性质也肯定不比他这个家属严重违法的中将要严重!
说实话,在卡普看来,要不是他的本事还凑合同时功绩还算是过得去的话,指不定早就被海军找个名目丢到推进城里去了。
“说吧!”
“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聊也聊了,寒暄也寒暄过了,卡普便不打算等到对方开口询问,直接就问了出来。
“也没什么事,就是想来看看你。”
“真的?”
“当然是真的!”
“……”
卡普不说话了,只是斜眼看着旁边坐下来的战国,显然是不太愿意相信。
“我至于骗你吗?”
“现在我大部分的权力都已经交出去了,我海军元帅都不当了,还能有什么坏心眼?”
战国有些哭笑不得,不知道该怎么去说卡普才好。
“倒也是!”
“不过你不当元帅了,会是谁去当?”
“青雉!”
“我向空推荐了库赞继任我的元帅一职。”
“青雉?”
“是的。”
“他还没死啊?”
“咳咳……”
正在喝茶的战国差点就没有被呛到,然后他有些不满地转头白了卡普一眼后才继续说道。
“他受了不小的伤,但好歹没有什么大碍,只是黄猿现在都还没有找到,也不知道那家伙到底怎么样了。”
“这样啊?”
“放心,我们会找到的。”
“我没说不放心,我只是觉得……”
“觉得什么?”
“觉得还是别找了,他指不定已经死了!”
卡普突然咧嘴幸灾乐祸地说着。
当然了,死不死卡普其实也并不确定,只是,在他看来,黄猿即便是没死,对方在被熊孩子两次毒打之后,只怕短时间内也不会露面了。
在他想来,那家伙心下的阴影面积肯定是非常大,指不定还得了那种熊孩子恐惧综合症,即便回来也差不多废了,不太顶用了的。
“……”
战国没有搭话,只是举起茶杯小口地抿了一下,然后沉默了好一会才突然开口问道:
“卡普,最近你的那个儿子可是非常活跃呢,世界政府都有点招架不住了。”
“对此……”
“你有什么看法?”
战国放下了茶杯,然后双手十指交叉,翘着二郎腿装作不经意地问道。
“!!”
“我不知道,你别来问我!”
“虽然那家伙确实是我的亲儿子,但我除了生下了他,给了他跟我的血缘关系之外,我可管不了他别的事情,那就像我同样管不住我那两个孙子一样!”
看到战国提起龙的事情,卡普脸色瞬间就变得难看了起来。
要知道,他可是最反感别人提起自己的儿子或者孙子跟自己的血缘关系那种事情的,他卡普又不是那种万恶的封建家长,也从来都不会认为当老子的就一定要去插手儿子或者孙子的行为,那些事情关他屁事?
“你们还怀疑我跟他有联系?”
“哈!”
“那你们干脆把我辞退算了,正好我以后可以天天呆在这里。”
接着,卡普便用那种激将一般的口气破罐子破摔般说道。
“是吗?”
“那么,看来你确实是也不知道你那个孙子路飞的情况了。”
点点头又摇摇头,战国并没有在意卡普刚刚的那些气话,只是看着远处幽幽地说道。
“??”
“你说路飞?”
“他没去新世界吗?”
卡普确实不知道路飞的情况,毕竟他是海军的中将,而路飞是大闹马林梵多并给予海军重创的罪魁祸首之一,在路飞的事情上他肯定是需要避嫌的,不可能天天去盯着路飞的情报,省得到时候又被人说三道四。
“他的船,那艘桑尼号去了,现在已经到了鱼人岛,不过他的人却没去!”
“船去了,人却没去?”
“是的!”
“为什么?”
“……”
“熊孩子开着他的桑尼号抵达了鱼人岛,那是海军的情报人员刚刚传回的最新消息。”
“据说,船上只有熊孩子和那伙子之前在香波地群岛活跃的飞鱼骑士团。”
“对了,前阵子你看报纸了吧?”
“当然有看!”
“你指的是飞鱼航母桑尼号大战海军联合舰队,然后还取得了大胜吧?”
“那事情早都传疯了!”
卡普理所当然地说着道。
“不过,路飞没去新世界,这不可能吧?”
“他可是做梦都想当海贼王的,怎么可能不在船上?”
卡普可是知道的,他蒙奇家的小路飞那家伙的梦想就是要找到传说中的One Piece并成为海贼王,所以,对方不可能不去新世界。
“确实不在!”
“具体原因,我们海军现在还是不知道,不过……”
“草帽路飞以及草帽一伙全员都不在船上那是已经可以确定的事情,我们只听说他现在是在九蛇岛上跟那个海贼女帝王下七武海波雅·汉库克混在一起,至于是真是假则没法确定,毕竟那个岛太排外了,我们的人根本就混不进去。”
事实上,别说混上去了,战舰连三海里内都没法靠近。
那个女儿国跟海军以及世界政府可是有着协议在的,海军的舰艇不能靠近岛屿三海里,即便是想用小船偷偷地潜入也不可能,毕竟那片海域周围可是满布着海王级的海兽的,中将以下实力的人员没等靠近只怕命都没了。
“海贼女帝汉库克?”
“啊!”
“我想起来了,是她啊?”
“唔……”
“那个女娃挺不错的,身份和样貌都是上上佳,虽然年纪偏大了点,但大一点也好,正所谓女大三抱金砖,大不了多抱它两三块,正好也可以管管路飞那个家伙。”
“不过……”
“路飞那家伙现在才十七岁,会不会太小了一点?”
“算了!”
“小就小一点吧,毕竟海贼可是高危职业,早点成家早点生娃也好。”
“只是……”
“不知道他们举办婚礼的时候会不会邀请我这个糟老头子?”
“嘁……”
“看来还是得想个法子,早点辞去海军的职务和军衔才行了呢!”
“要不然,以后不仅儿子见不着,就连孙子、孙媳妇和曾孙都见不上一面的……”
听了战国的话,卡普便开始摩挲着胡子想入非非起来。
甚至,他还当着卡普的面,小声哔哔地说起了要早点从海军里脱身,早点跟海军断绝关系的那种真实想法来。
“!!”
“卡普!”
“你这个老家伙……”
于是,一旁的战国元帅当然是瞬间黑了脸,直接被他身边的老朋友兼老下属的卡普说的那些混账话给气得老半天都说不出一个字来。
而当战国和卡普正在风车村会面和闲聊的时候……
在万米之深的海底下,在红土大陆那位于圣地玛丽乔亚下方海底一万米的海沟深处,在那抵达新世界的必经地点鱼人岛上,熊孩子安妮和她手下的那帮歪瓜裂枣的船员们已经安然抵达了那座由大型珊瑚礁、贝壳、其他建材搭建,同时还有条巨龙盘踞的大型豪华宫殿里并成功见到了那个鱼人岛龙宫王国的人鱼国王。
此时,那个海王星三兄弟的父亲,有着壮硕的体格,蓄著茂密蓬松的橘红色头发和胡须,双臂上还有着火焰般的刺青,体表还长著浓密的体毛,手里还拿着一柄雕刻精细的三叉戟武器的‘海神尼普顿’、‘海之大骑士’则正高坐在王座之上,并威严地俯瞰着到来的安妮一行人。
而在尼普顿王座之下的宫殿两边,则是站着一排排龙宫王国的大臣武将以及那些之前安妮就已经见过的勇猛鹦鹉螺卫士们。
“唔……”
“我看到了。”
“你……”
“就是那个报纸上说的,大败海军三大将、强闯推进城以及参与了顶上战争的熊孩子安妮·哈斯塔?”
等到自己的那三个儿子将客人带到并入列站定后,看着在宫殿中央左右打量着的小女孩,尼普顿先是沉吟了一会,接着才试探着开口问道。
“不是!”
o(´^`)o
然而,安妮竟一点都不客气地给直接当面顶撞了回去。
“呃……”
看到那个小女孩那么一说,再看看对方那张熟悉的,跟报纸上的照片一模一样的脸,尼普顿王瞬间就被噎住了,甚至还直接把原本将要说的话给忘了个精光。
“大叔,告诉你哦!”
(✪ω✪)
“人家才不是什么熊孩子,人家其实是个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厉害的奥术大法师哦!”
(。•̀ꌂ-)✧
说完,看着在场的那一张张目瞪口呆的脸,安妮便俏皮地给他们扮了个萌萌哒鬼脸。
“……”
许久,尼普顿王都没有说一句话,因为,他已经把之前准备的台词给忘了个精光,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好了。
“唔……”
“唔……”
“咳咳……”
“那个……”
“宴会已经准备就绪了,这位熊……这位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厉害的奥术大法师小客人,咱们还是去宴会厅那,边吃边说?”
假装咳嗽了一下,然后尼普顿王缓缓从王座上站了起来,示意安妮和大伙转移地方,有什么事情可以先去吃饱饭后再说。
“诶?”
(⊙o⊙*)
“可以直接去吃饭吗?”
Σ(°△°|||)︴
“那太好了,蜀黍,人家很看好你哦!!”
✧*。٩(ˊωˋ*)و✧*。~♪
发现眼前的那个壮硕的鱼人国王大叔竟然辣么干脆利落,说了两句话就要款待自己去吃大餐,安妮当然是不会拒绝,直接便当场欢呼了起来。
要知道,在来之前,她还以为对方会像某些个烦人的家伙,也就像那些个喜欢开会的怪大叔们一样长篇大论一大通,然后说得耳红脖子粗,说得口干舌燥口水唾沫横飞之后才会罢休呢!
“……”
“……”
“……”
看到国王的表现,在场的龙宫王国左右大臣将领以及刚刚那三个人鱼王子不由得有些面面相觑。
虽然他们很想说点什么,但是,看到有那熊孩子和一些外人在,他们最后只是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默契地跟在了国王的身后,并引导着熊孩子一行人往宫殿的宴会厅走去。
“……”
“喂!”
“小八,那个国王到底是想要干什么啊?”
“不知道!”
“不知道?”
“是的,咱们只管跟上去就行了……”
“……”
————————————
♡求月票♡ヾ(^▽^*)))
↓更多精彩,请关注㊣版作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