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神級農場-第二千一百七十四章 旗開得勝展示

神級農場
小說推薦神級農場神级农场
罗鸣沙作为元婴后期修士,而且是入选留种计划的天才,实战经验自然也不会少,所以面对夏若飞声势惊人的攻击,他并没有丝毫的慌乱。
只见罗鸣沙没有贸然闪躲,而是架起了手臂进行格挡。
实际上罗鸣沙也是有意想要通过这种硬碰硬的方式,来称量一下夏若飞的修为实力。
毕竟他对自己的元气浑厚程度以及攻防实力都还是有信心的,至少是在面对夏若飞的时候,他还是有那么一点儿心理优势的。
因为夏若飞也没有刻意掩藏自己的气息,所以罗鸣沙昨天接触夏若飞的时候,就已经清楚地探知到夏若飞的修为实力虽然也是元婴后期,但比起他来还是要弱上一些的。
轰的一声,夏若飞的腿和罗鸣沙的手臂直接接触到了一起,两人浑厚的元气瞬间爆发,引出了一连串的爆鸣声。
罗鸣沙的脸色也微微一变,夏若飞的近身搏斗攻击力明显超出他预期一大截。
刚才罗鸣沙并没有任何的轻敌,所以虽然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格挡,他也基本上用尽了全力。
然而,夏若飞这个鞭腿依然让他感觉到整条手臂发麻,甚至骨骼都受到了震动。
蝕骨溺寵,法醫狂妃
尽管夏若飞是有惯性、借力的优势,而且又是以腿来对手臂,多多少少是占了便宜的,但这之间的差距也依然让罗鸣沙大为震惊。
極品禁書 李森森
毫不夸张地说,夏若飞现在爆发出来的攻击力,远远超出了他这个修为实力所能具备的威力。
罗鸣沙并不知道,夏若飞的元气是靠修炼《大道决》一步步积攒起来的,这部山河真人自创的功法还是第一次真正有人修炼,以往从来没有出现在修炼界之中,根本没有任何资料可以遵循。而实际上,修炼《大道决》这部功法,可能在一开始的时候差距并不明显,但到了元婴期之后,那元婴身上的龙形纹路对于元气强度和浑厚程度的加成都是非常明显的。
也就是说,夏若飞的实力,实际上是远远超过他自己所展露出来的气息的。
夏若飞以前并没有多少机会和同阶修士,或者是实力相当的修士交手,所以他尽管知道《大道决》能够对自己的元气强度有帮助,但却并没有一个非常直观的认识,更没有任何的数据支持。
通过这硬碰硬的一击,夏若飞也一下子有了底气。
虽然数据量还远远不够支撑他得出任何结论,但至少在对阵罗鸣沙的这一场比试中,他心里已经有底了。
当然,这只是内心的一闪念。
夏若飞的鞭腿在被罗鸣沙格挡之后,他没有任何的犹豫,借势一个转身,接着另一条腿又踢了出去,这个动作有点儿类似于跆拳道中的旋风踢,但一名元婴期修士施展出来自然比跆拳道动作速度要快得多,而且动作也更加的舒展、好看。
罗鸣沙不得不后撤了一步,然后再次一咬牙,双臂一架,用两条手臂一起格挡了下来。
此时罗鸣沙已经萌生了退意。
既然近身肉搏他不占优势,而精神力攻击他又没有速胜的可能,而且还会被夏若飞的飞剑攻击不断干扰,那他就非常果断地选择了自己更加擅长的符箓攻击。
所以,这一次格挡罗鸣沙并没有像上一次那样,用尽全力硬扛,而是直接借着夏若飞侧踢的力量,身形飞速地向后飘去。
但是令罗鸣沙大吃一惊的是,夏若飞仿佛已经料到了他的动作,几乎没有任何的迟滞,就直接欺身而上。
更令罗鸣沙头疼的,是夏若飞所展现出来的速度,再一次远远超乎他的预料。
夏若飞本来并没有在速度方面特别擅长,但是他也是专门训练了步法的,最重要的是,他在闭关的那段时间,借用了白青青的界皇令,他在界皇令上打下了自己的精神力印记,并且一直都把界皇令放在身边,所以不知不觉中,他对空间规则的感悟是在不断提升的。
当然,这个幅度的规则感悟提升,夏若飞自己的感觉并不明显,但是空间规则感悟提升的一个最明显的外在表现,就是夏若飞的速度一下子快了很多,以至于在速度方面不是特别擅长的罗鸣沙,根本都无法摆脱夏若飞的近身纠缠。
罗鸣沙一直试图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然后准备不计成本地把符箓用出去。
符箓毕竟是外物,而且即便他非常擅长符箓之道,但是一些功能强大的珍贵符箓,数量毕竟也是有限的,即便是普通符箓,制作起来也是需要耗费很大精力的,罗鸣沙也不可能存储一大批的符箓,毫无节制地使用。
本来罗鸣沙在第一场比试中是想要稍微留一点儿底牌的,毕竟后面还有两场比试,尤其是对阵天机子那一场,想想就知道一定会非常惨烈的,所以第一场比试罗鸣沙自然是不敢底牌尽出的。
但是真正和夏若飞对阵的时候,罗鸣沙才发现,他严重低估了夏若飞的实力。
原本在罗鸣沙心中的排序,夏若飞是排在倒数第二甚至是倒数第一的,另一个自然是郭晋了。而前两名当中,他自认实力可能略逊天机子一筹,但也不是没有一拼之力。
然而这场比试一上来,罗鸣沙就陷入了被动之中。
此时他自然没有心思再留什么底牌了,如果这场比试输了,那他就算是赢了郭晋,甚至最后死磕天机子涉险获胜,也很可能与名额失之交臂了,毕竟他与天机子的战斗是在夏若飞与天机子的战斗之前,如果他真的战胜了天机子,他觉得到时候天机子的战斗力必然受损严重,而夏若飞也很可能可以战胜对方。
至于郭晋,罗鸣沙觉得以夏若飞刚刚表现出来的实力,战胜郭晋似乎没什么悬念。
所以,这场比试如果他不能全力争胜的话,很可能夏若飞就直接三战全胜获得名额了,其他三人打生打死都没有任何意义了。
因此罗鸣沙现在一心就想着拉开距离,然后不计成本地使用符箓,一定要把被动的局势先扭转过来再说。
然而,夏若飞却根本不给他抢占先机的机会。
軍婚誘寵 滄浪水水
此时的夏若飞就犹如附骨之疽,完全是一副贴身肉搏到底的姿态,甚至为了全身心地投入战斗,他都已经放弃飞剑攻击了,碧游仙剑就这么悬浮在一旁,夏若飞根本没去操控它了。
最让罗鸣沙有苦说不出的是,夏若飞的速度极快,他完全没有办法摆脱夏若飞如潮水般连绵不绝的攻击。
哪怕是把夏若飞打退到自己一米外这样一个简单的目的,他都非常难以达成——如果能够拉开一点点距离,罗鸣沙就可以使用刚才那种纯防御的符箓,先给自己来一个光茧防护罩,然后站在防护罩内不断使用符箓,到时候主动权自然就会易手了。
但他就是做不到。
夏若飞的攻击可以说是快如闪电,罗鸣沙除了不断地被动格挡,然后不断地变换方向、后撤之外,根本做不了其他任何事情。
两人的元气都十分浑厚,这种近身肉搏战看起来更是险象环生,元气不断地勃发,拳脚不断地交错,感觉十分的惊心动魄。
高空中,青玄道长等三位大能前辈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意,在观看这一场比试。
夏若飞和罗鸣沙表现出来的实力,在大能前辈面前自然是不值一提的,但他们眼光犀利,依然能从他们眼中这种“菜鸡互啄”的比试中,看出对战双方的闪光点。
台下那些广寒宫弟子们也都在小声议论着,第一场比试的两位元婴后期修士的表现,就已经让他们眼前一亮了,包括那些元神期弟子,都不得不承认,他们在元婴后期阶段的时候,实力比起台上这两位都要差不少。
当然,最关注这场比试的,其实还是同样在台下观战的郭晋与天机子两人。
郭晋脸色不断地变幻,同时也变得十分凝重,显然夏若飞的实力比他预料的要强得多,原本觉得夏若飞应该是四人当中相对最容易对付的一位,现在看来居然也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
郭晋有些悲哀地发现,似乎自己才是四人当中那一颗“软柿子”。
天机子倒是面色如常,但他的眼神中也透出了几分凝重之色。
跳舞的傻貓 小說
郭晋看着台上打得十分热闹的夏若飞与罗鸣沙,忍不住对天机子传音道:“天机子道兄,你觉得他们两人谁能获胜?”
天机子撇了撇嘴,传音道:“这不是已经很明显了吗?罗鸣沙丧失主动权的那一刻,就意味着他已经输掉了这场比试。”
郭晋虽然也有这方面的猜测,但明显没有天机子这么笃定。
他有些意外地说道:“不见得吧!目前看两人还是势均力敌的呀!”
天机子望向郭晋的目光中带着一丝轻视,传音道:“罗鸣沙最擅长的两个领域,精神力攻击对这位夏道友似乎效果一般,而符箓却已经没有机会用出来了,等于是自废武功,丢失了自己最擅长的领域,以己之短对敌之长,他哪里还有胜算?不对……近身肉搏未必是夏道友的优势,他各方面的实力都非常均衡,而且光凭近身肉搏就已经足以取胜了,他根本没有必要暴露更多底牌……”
说到这,天机子望向夏若飞的目光显得更加的重视了。
郭晋又看了看擂台上的战况,忍不住传音道:“天机子道兄,虽然罗道友的擅长领域暂时没有发挥作用,但他的修为实力比夏兄要强不少的,两人近身战斗的情况下,他也并没有明显落于下风啊!我觉得时间一长,夏兄的元气有可能难以为继,这方面肯定是罗道友占优的!”
天机子意味深长地看了看台上的两人,传音道:“你就这么笃定?我看未必……咱们用结果说话吧!”
实际上,擂台上的罗鸣沙也是抱着和郭晋类似的想法的。
只不过,这是他出于无奈的选择,因为短时间内他根本摆脱夏若飞犹如附骨之疽一般的纠缠,只能全神贯注地格挡闪避,在没有其他办法的情况下,他只能寄希望于随着时间的推移,夏若飞会出现元气补给困难的情况,只要夏若飞露出一丝破绽,或者是速度难以为继,他就可以迅速摆脱目前的被动局面,然后靠着符箓扭转战局。
然而,罗鸣沙和郭晋都不可能知道,夏若飞的元婴和他们任何人的元婴都不一样,本身积蓄的元气就比寻常修士要多不少,而且元婴体表的龙形纹路,同样也能存储大量的元气,所以夏若飞的元气储量非但不输给其他三人,甚至比他们都要高出一大截来。
持久战,尤其是同阶之间的持久战,夏若飞是根本不怵的。
时间一点点过去,光是从对战的角度来说,尤其是元婴期修士对战的角度来看,这场比试完全谈不上精彩。
因为这个级别的修士很少会抱着近身搏斗的心思一站到底的,大家都是各种手段层出不穷,绝不会如此简单粗暴地进行一场战斗的。
但是,这场比试却从多个侧面反映出了很多细节问题。
比如罗鸣沙如果一上来发现精神力攻击效果不好,就果断地用上符箓的话,也许未必就可以保证取得胜利,但局面绝不至于如此被动。
相比较之下,夏若飞的每一个选择都相当的精准,在这样一场重要的比试中,他的头脑冷静得吓人。
这对于修士来说,显然是非常难能可贵的品质,尤其是去到清平界遗迹那样的险地之中,冷静的头脑是非常重要的。
这在几个大能前辈心目中,绝对是加分项。
当然,最终名额的归属,依然还是要靠战斗决出。
随着时间的推移,罗鸣沙内心的惊骇也越来越严重,因为他发现夏若飞的攻击没有丝毫减弱,元气始终都是十分的充沛,反倒是他渐渐地开始出现元气不足的情况了……
罗鸣沙心中泛起了一丝苦涩,他知道,除非夏若飞的元气毫无征兆直接耗尽,否则这场比试,他已经输掉九成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