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说 從縣令開始的簽到生活 滴水淹城-第六百一十四章 值得分享

從縣令開始的簽到生活
小說推薦從縣令開始的簽到生活从县令开始的签到生活
“你们为什么非要杀他?沈钰得罪你们了?”
“没有,我们之间并无仇怨。只因为他这样的人不能留,必会伤及更多百姓。为了天下,所以这样的人必须得杀。”
“算了,我跟你说这些做什么,你是不会明白的!你只需要知道,我们所做的一切,从来都不是为了我们自己。”
此时的苏合一脸的高深莫测,脸上仿佛带着几分慷慨赴死的豪情,看的人一愣一愣的。
这样的神情,慕轻狂只在那些驻守边疆的将军,还有哪些一心为公不畏强权的正人君子身上见到过。
可此刻在苏合的脸上看到同样的表情,要多违和有多违和。
慕轻狂很清楚,眼前的可不是什么正经人,能用家人来威胁别人的哪有什么正经人。
可就是这样的人,偏偏说他们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天下。
總裁駕到:女人,你是我的 閻大大
这跟说暗窑里的小姐姐们说自己一直以来都是守身如玉的黄花大姑娘,有什么区别,让人听着就忍不住啐他一脸。
“我似乎明白了什么!”看着苏合那再认真不过的眼神,慕轻狂突然感觉自己有些把握不住了。
从苏合的话里他好像是明白了什么,这帮人该不会是谁冒头就干谁吧,他们难道是不允许有超越自己的存在。
就这样的组织,竟然还能存在这么久,头这么铁的么。
何况他们还围杀过沐子山,那可是沐子山,让天下人都为之失声颤抖的存在。
小說
当年沐子山横压天下,这些人围杀了沐子山最后都能存活下来,可见他们不一般。
农家小少奶 鲤鱼丸
可现在沐子山镇压绝地,这些人转头又要对付如日中天的沈钰,这不是作死是什么。
谁能横压天下他们就对付谁,这就是在作死的路上一路扬尘。就这样的组织还能存在到现在,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办到的。
妙手狂醫
“慕轻狂,你不懂!”苦笑一声,他知道自己做的事情很多人不理解,但还是要做。哪怕背负的是骂声,也依旧要做。
“你不会明白这些自以为是的天之骄子,究竟会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他们带来的不是希望,而是灾难!”
“为了让更多的人活着,像沈钰,沐子山这样的人就不能留。”
“嘶!”这话一落,连慕轻狂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得是多不要脸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你真的确定你效忠的组织是个正经组织?”
他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也知道什么叫做是非对错。
沐子山和沈钰不仅都是赫赫有名的存在,而且他们之间有一个共同点,那就都是名满天下的大侠式的人物。
身为曾经的暮颜花首领,情报系统更是遍布天下,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两个人绝不是什么伪君子,他们几乎没有什么劣迹。
这样的人死了,对天下才是巨大的损失。而眼前的这些人还如此的大言不惭说除掉他们才是为民除害,才是为了让更多人活着,这不是不要脸是什么。
为了更多的人活着,要去杀沐子山和沈钰这样的人,你们确定自己说的是人话。
而且看他们行事手段就知道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们这样的人自己找个无人的角落抹个脖子,估计都算是为天下,为百姓们做好事了。
可这货看着说的挺认真的,该不会让人给洗脑了吧。啧啧,真是可怜呐,炮灰一般的存在。
“慕轻狂,我们的交易始终有效,我们会全力配合你的!只要能杀了沈钰,我们甚至可以答应你一个条件。”
“那我是不是还得谢谢你!”这样的疯子,他最好永远都不要遇到,他舍弃了那么大的家业,只是为了能够安安稳稳的生活罢了。
可惜,如今看来,这一点小小的愿望都是一种奢求。
“我不需要任何帮助么,唯有一点,我的身份决不能让更多的人知晓。”
“慕轻狂,这一点你大可放心,我们既然答应了,就绝不会食言的!”
“如此就好!”冲对方点了点头,慕轻狂不远在跟他多说什么,只是最后提醒了一句。
“相信我,很快就会有消息传来。要么沈钰死。要么我死!”
“到时候,希望你们可以履行承诺,放过我的家人,更不要把他们的行踪泄露出去!”
“这是自然,慕首领放心,我们从来都是一诺千金!”
冲慕轻狂拱了拱手,等苏合在抬起头来的时候,眼前早就失去了慕轻狂的身影。而且无论他怎么找,都根本再也找不到慕轻狂的身影。
单凭这一手,就足以可见慕轻狂的可怕。他要想杀自己,恐怕只是咫尺之间而已。若不是心有顾忌,自己已经死了。
只是在苏合眼中难免还有一丝的不安,就凭慕轻狂一人之力,真的能杀的了沈钰么。
何况现在的慕轻狂,有了牵挂,有了破绽。有了破绽的天下第一杀手,还是天下第一杀手么?
最关键的是,他能清晰的感受到,慕轻狂明显已经做好赴死的准备了。
可见刺杀沈钰,对他而言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即便是慕轻狂也没有一点底气。
连最起码的信心都没有,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慕轻狂恐怕真的要一去不返了。
“他走了?”突然间,一道声音响彻在耳畔,一下惊醒了沉思中的苏合。
听到这道声音后,苏合立刻恭敬的行礼“见过首领!”
“首领,一个区区的慕轻狂,何至于让您亲至!”局促的站在一旁,在眼前这个男人面前,苏合前所未有的紧张。
哪怕是面对慕轻狂的时候,面对哪个时时刻刻都能要自己命的存在时,苏合都未曾畏惧过半分。
可是此刻在这个男人身前,他却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局促感觉,心跳都不免加速了数分。
“我总得看看这位天下第一杀手究竟是个什么样的货色,值不值得我们赌一把。”
说着,对方摇了摇头,仿佛完全不看好,又好像略有些惋惜。
“慕轻狂好歹也是天下第一杀手,还是有几分真本事的。可惜,有了牵挂之后,就难免失了几分锐气。此一去,恐是一去不回。”
“阿依!”
“首领!”跟随在对方身前的高手听到招呼后立刻行礼,举止恭敬,但眉宇之间却见到几分轻狂。
“准备第二条路!我要用慕轻狂这个饵,来吊上沈钰这条大鱼!”
“首领,真的要这么做?”
“那不然呢,像沈钰,沐子山他们这样的人,是绝不可能用寻常的手段干掉。我们既然选择了动手,就必须要做到万无一失,一击必杀。”
“牺牲一个慕轻狂,换来干掉沈钰的机会,值得!”